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野人野趣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239|回复: 0

攀冰第一天

[复制链接]

9

主题

34

帖子

8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5
发表于 2019-3-15 12: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攀冰第一天。大年初一。2月5日。

着登山鞋,穿冰爪,握冰镐,冰坡行走,攀冰,做保护。 无名冰坡。教练是李宗利老师和小树林。
今天的课程第一项就是熟悉冰面,冰坡行走。可就像杨闯和杨晗怎么也打不顺八字结,我与Sky两个女生,直到课程结束,都无法克服下冰坡的恐惧。这件事上,小树林,李老师,华枫老师三位老师都特意指导过,甚至迪力老师都叮嘱过冰爪是稳的,我都没办法相信我的腿部力量、冰爪与冰面的契合度,当属于孺子不可教也;也罢,下一季我再来克服这个问题。
接下来就是学习互相做保护,攀爬冰壁。做保护简单,但攀爬大家学得都不咋滴,老翘屁股,但学习劲头都在那,都在认真挥镐、踢冰。
问题来了,自愿交了几千块学费的初级学员、成年人我,不愿意上冰壁,累人。不是我故意白花钱,是按以往徒步对节奏经验,平时运动少,第一天都是拿来做准备激发体能的。也别以为我刚滑了雪,雪场里滑过雪的都知道,那是坐缆车上去然后飘或摔下来的,谈不上体能消耗这回事,除非是摔坏了。

这时我已经不情不愿地上了两次冰壁,两次都没有爬到保护站。奇葩的是,我根本没有意识一定要爬到保护站才算数。可以想象,就一佛系攀冰者在冰瀑上,敲了几镐,踢了几回冰爪,然后嚷嚷着要下去了——对啊,我为什么一定要爬到保护站?这个保护站的距离是小树林老师根据他的经验做的高度,可我的实际情况又跟他的经验有差距。当然,世界上不乏我这种佛系青年,也不乏励志青年,比如我的其他队友也都是第一次攀,都到达绳顶的。
佛系青年我下来后,一边小心翼翼地拉着安全路绳逃离冰坡,一边“大放阙词”:“我就知道我的体能的点在哪里,上不去就是上不去,我想得特开的。”
李老师本来在旁边观察边刷着手机,插入了一句:“你这是自我设限。”
我:“你意思是要我自我突破吗?那我还没准备好,我可以今晚回去训练,明天再来。”
李老师:“明天不来这里了。”
我:“也没关系啊。”
这里不登顶,难道就没有登顶的地方?实际佛系青年我是这样想的,我是来学习攀冰这项运动技巧的,现在我累得不行了,为何要登顶啊?
说真,世界上如果要讲道理,一个问题可以千万个角度都可以自成一套,数度演绎,大多会变成“也行啊”“都行啊”这种得过且过的自我过低要求,甚至无要求的颓废的虚无主义者。虚无主义深度患者我在东北练习单板前就知道自个这德行,就跟教练说我对自己要求不起来的,就拜托他给我设定学习计划,然而我实践起来还是滑半天、休半天,滑雪教练也是无奈极了。
好了,现在遭遇不一样的攀冰教练。
李老师:“……你是老板你开心就行。”
这是李老师非常恨铁不成钢的口头禅,相当一部分出自对他自己作为自由之巅的“老板”这一身份的“恨铁不成钢”;另一部分意思我的想当然是:我自认为的不行是真的不行吗?我轻易的放弃,是真的到体能极点了吗?我的自我认知是清晰的吗?
我:“本来就是来学习的,那我来学习着接受你的理念吧。”

作为一事无成的小学员,当然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即便攀不上去,保持谦虚开放的态度以及尝试更多的可能性,理所当然。再说,谁叫人家李宗利是职业运动员?谁叫人家李宗利登顶过幺妹峰?谁叫人家李宗利是贡嘎登顶者?谁叫人家李宗利有的意志你没有?
一个人的言语可信度取决于他的行为高;我相信这句话,“成王败寇”在话语权掌控上同样有效。那么,就是李宗利的攀登高度也决定了他的言语影响力,即便他说的是一般人都可以说的鸡汤,都因为他自身特有的力度而不一样。这也是我在后来几天不断从他身上反复确证的论点。
坐在冰坡隔壁的林子里歇息够了,也实在无法忍受自己与队友们的努力“格格不入”,我还是非常“自我突破”地上了第三次冰壁,但还是没有登顶;记得当天,小树林设置的保护站离攀爬点的高度大约就15米。

当晚,总结课程上,因为忠实粉丝陈黎的一个问题“你在山上的时候,你在想什么?”这个涉及国内数一数二的登山者内心世界的问题引发了李老师的大阐述,这里简单一句话就是:专业的登山家是没空想其他东西的。而我,抱着学习者和探索者的态度,想了解我暂时无法生发兴趣的登山活动,也纯粹想知道李老师怎么想的,于是,问了一个非常不符合我思考水平、平时自己都不屑的问题:既然登山不知生还的概率,那这登山不就是冒险吗?
李老师甩了一个回答:这问题很诡异。

或许旁人觉得这是拒绝回答的答案,然而其实这正是一种答案,这种不该问的问题本来也不该有答案。又不知话题怎么转的,我拙劣的口头省略语言冒出这么一句:我们这种的还希望得到你们登山家的理解。这句话怎么听都像是要别人理解你,理解我。其实我的意图是:希望能知道攀登者如何理解或思考这个世界。明显李老师也理解成了人与人之间的理解,我也没解释,反正他对每个问题的理解都是他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果然:
“我不需要你的赞同,我也不需要理解你……”
此处省略两千字,我的结论也有了:这是一位人格和思想都很独立又很霸气的攀登者——贡嘎也很独立,也很霸气,要是不独立不霸气的攀登者怎么攀登贡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野人野趣 ( 鄂ICP备18030070号 )|网站地图|鄂公网安备 42080202000223号

GMT+8, 2019-9-17 17:19 , Processed in 0.225925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野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